app下载

期刊

汽车数码

IT数码

计算机世界2015年11月第42期

码市,以众包之名


文 郝丽阳

  通过云计算、社交媒体和技术协作,企业的劳动力资源不再只是企业的员工,还包括互联网上的所有用户,实现一个真正“无边界”的企业。

  在众包和社交网络这个令人激动的新世界里,人们很容易就对这一世界着迷。要在 Web 2.0向我们提供的机会和管理大企业的持续现实之间寻找平衡,也就意味着要了解这些新工作方法的优势和劣势,并辨别出适用于这些工作方式的环境。

  ——伦敦商学院战略与国际治理 系 教 授 Julian Birkinshaw(朱利安·伯金肖 )

  在距离马航MH370波音777飞机失联超过4天时,一家名为DigitalGlobe的卫星公司,将自家Tomnod众包平台开放,希望通过全球网友的力量,找到马航MH370的下落——志愿者将被分配部分卫星图片,可在线标记自己眼睛观察出的任何可疑的线索、漂浮物或是残骸。瞬间,2.5万人在Tomnod平台注册参与搜索。

  虽然数量巨大的志愿者涌入,一度使这个刚刚建立1天的网站就陷入瘫痪。但却让“众包”这个在2006年就被美国《连线》(Wired)杂志发明的专业术语的影响力辐射到大众层面。

  众包(crowdsourcing)是指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,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大众网络的做法。众包植根于平等主义原则,即每个人都拥有对别人有价值的知识或才华。通过网络控制,特定组织可以利用“志愿员工”的创意和能力,这些志愿员工具备完成任务的技能,愿意利用业余时间工作,满足于对其服务收取小额报酬。

姗姗来迟的软件众包

  来自IDC 的数据显示,全世界范围内有 1100 万的程序员,其中最顶尖的程序员只占 1% ,这10 万多人的数量,比 Google 和 Facebook 全职程序员加起来的数字还要多。但是,我们绝大多数人只是在我们周围那狭小的职场圈子里面搜罗人才;要么就是从当地的人才库中尽可能地找一些自己所需要的人才。就算找到了,还会面对其他公司对人才的竞争。而我们自身圈子之外的那些人才呢?我们又很难接触得到。但是,在此我们不得不感谢数字革命和远程工作的崛起,这个障碍现在正在消解。

  众包的出现,为劳动力的组织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式。通过云计算、社交媒体和技术协作,企业可以网罗到全球各地的各种人力资源,调动多方人才力量,实现一个真正“无边界”的企业。

俞静凡是“软件众包”的受益者

  10月初刚刚在苹果应用商店上线的运动私教O2O应用“粒子运用”的团队成员都是金融和营销背景,技术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头疼的一件事。“以前找过外包团队,后来项目烂尾了。正是一头雾水的时候,张海龙出现了。”粒子运用COO俞静凡对《计算机世界》记者说。

  张海龙和他的“码市”帮俞静凡解决了非技术团队没有项目经理的缺口。项目前期,码市的项目经理帮俞静凡做了前期需求梳理、产品架构设计、流程管理、后期技术方面测试验证、技术人才招募等诸 多的技术把关。而作为一个初创公司,尤其是非技术团队的初创团队,管理程序员和开发人员更是很耗时耗力的事情,“码市的项目经理帮我们解决了对工程师的行政管理和付款流程,甚至是利益纠纷上的问题。”俞静凡说。

  码市是云端协作平台Coding.net旗下的软件众包平台。Coding CEO张海龙表示,搭建码市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链接企业需求方及专业程序员用户,帮助双方最大限度地实现价值,提高项目效率及品质,打造标准化软件众包。

  数据显示,中国软件外包企业在2014年总收入已经超过一万亿元。但是传统软件外包市场由于缺乏监管,烂尾率高达30%,需求方不仅浪费了时间和精力,甚至会延误最佳产品推出的时机。

 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用户需求更为临时化、多样化,对企业的技术开发要求越来越高。招募能够应付如此多变化需求的技术团队,对于资金雄厚的产业大鳄都难以负担,何况是那些正处于发展阶段、资金有限的IT企业。

  初创团队最怕的是慢,项目停滞不前。通过码市,初创团队可以实现对项目的快速招募、开发与迭代。“码市主要通过拆分阶段的方式完成软件众包。比如一个10万块钱的项目,我们会拆分成5~7个阶段,每个阶段开发周期一两个周,每一个阶段结束时会检查是不是符合发包方需求,每个阶段甲方必须确认,不是等项目截止最后一天才看成果。”张海龙说。此外,粒子运用项目的所有文档都放在码市的资料库中实时共享,可以随时和底层开发人员进行沟通,信息沟通的透明化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成本。

  目前,码市的项目定义在中小型的应用级别的软件开发,“大型项目不太可能通过这种方式完成,如果是企业级的,ERP、生产系统也不太可能。”张海龙坦陈,“随着技术的发展,已经可以对应用级别的中小型软件进行相对标准化流程的管控,这是大规模复制的基础。”

  而预算捉襟见肘几乎是所有初创团队的现状。“当时项目经理建议我们两个项目(教练端和学员端两个APP)预算10万块钱,因为我们初创团队预算很有限,我说先花6万块钱试试看,最后成功了。”俞静凡的意外之喜溢于言表。

  张海龙对粒子运用这样从零开始的APP 开发进行了市场统计,这个包含了两个iOS客户端的APP,北上广深10家外包公司给到的报价从13万到35万元人民币不等,中间8个价位报价的平均价是16.6万元。从零到APP上线,粒子运用在码市花费的总费用是6万元,“第一次获得这样的数据的时候,我也很震惊,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,但是事实如此,我们为需求方节省了64%的费用。”



软件众包成就谁?

  《埃森哲2015年技术展望》中提到,云计算和移动技术的快速发展不仅降低了平台使用成本、消除了技术障碍,而且构成了新的市场格局,使得不同行业、不同国别的企业均可参与其中。简而言之,基于平台的生态系统就是新的赛场。

  码市背后的Coding在2014年7月正式上线,上线当月及2015年3月就完成了A、B两轮融资,其中A轮百万美元级别融资由IDG领投,B轮千万美元级别融资由光速资本领投,IDG跟投。

  截至2015年10月,Coding程序员用户数突破15万人,项目数量达到20万单,私有项目达到80%;码市上线一个月,交易金额已经 超100万元。码市的上线,让Coding完成了企业服务领域“工具+平台”的战略布局。

  在10月20日的Coding码市战略发布会上,张海龙还宣布推出码市“助推器计划”,旨在对初创团队进行扶持及技术支持;同时通过该计划,程序员用户有望实现1万/周的收入水平,最大限度地解放了程序员的生产力。

  张海龙说,他做码市的终极梦想就是解放开发者,成就独立开发者、独立项目经理,甚至独立设计师。

  码市正式发布的前一天,张海龙曾经一手创办并已出售的开源中国,正式公布了将首次尝试通过“众包”模式对阿里云近百万元软件开发项目进行开发的消息。

  对于软件众包这个新兴市场,谁能更多地抓住需求,谁就能跑得快一些、远一些。或许,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无法预料的探索,谁又能逃避得了?

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

       《计算机世界》报刊创刊于1980年,由信息产业部电子科技情报所与美国国际数据集团(IDG)合作出版,是中国第一份面向计算机与信息产业领域的行业报纸。作为中国IT媒体的开创者,《计算机世界》报秉承国际传媒的出版经验,将市场化的经营理念融进办报实践,凭借IDG国际传媒资讯优势,伴随中国信息产业的不断发展迅速崛起,以信息全面、迅捷、准确、权威而成为目前中国IT领域的第一大媒体,并以骄人的业绩迈入全国报业十强的行列。

过往期刊更多过刊..

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世界
2017年1月第1期
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世界
2016年12月第49期
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世界
2016年12月第47期
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世界
2016年11月第45期
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世界
2016年11月第43期
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世界
2016年10月第41期
计算机世界计算机世界
2016年10月第38期

阅读排行TOP10

品牌推荐

手机电子测试2012年12月12期手机电子测试
2012年12月12期
计算机工程与应用2017年2月第3期计算机工程与应用
2017年2月第3期
电子世界2016年12月第24期电子世界
2016年12月第24期
微电脑世界2014年12月第12期微电脑世界
2014年12月第12期
计算机仿真2017年1月第1期计算机仿真
2017年1月第1期
今日电子2017年1月第1期今日电子
2017年1月第1期
logo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网站地图
@2015 183read.com 版权所有
京ICP备 09035864号-2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:11010502001472

logo 中邮阅读网由中国邮政主办。中邮阅读网凭借中国邮政报刊发行网络、发行资源和品牌优势,在传统报刊发行基础上,运用互联网数字传播技术, 为广大读者提供内容丰富的电子期刊、电子图书及有声书城等在线阅读产品。这是中国邮政适应时代发展趋势,推动出版数字发行,满足日益增长的网络文化需求的新举措。